景颇族卡苦包头的传说

发布时间:2023-12-13
发布人:virskor
查看:3次

    img-1702456236696-4638

    从前,在云南一个景颇寨里住着一个孤儿,名叫锴桑。他家里很穷,父母去世后,没有留给他啥玩意,只有一间破房子。

    有一天,村里人到田里去捉鱼,小锴桑也跟着大伙去。到了田里,人们寥寥无几分成几伙,唯独小锴桑没有人要,他的工具又只有一个小渔笼,只好在人家捉过的地方拣漏掉的鱼。傍晚,捉鱼的人都陆续回家去了,小锴桑也准备回去。他把捉到的鱼拿到一个大水塘边去洗,刚洗好,看见塘子里有一条小金鱼游到了面前。他很喜欢,就去捉,小金鱼游开了,不一会又游了过来。他把渔笼放到水里,小金鱼就钻了进去。锴桑把渔笼提起来,高高兴兴地提着鱼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他看到小金鱼十分可爱,就把它放在水缸里养起来。每天他都要给小金鱼换一次水,水换好后,总要站在水缸旁观看一阵。 小锴桑一天天长大了。他自己开了地,种上了庄稼,由于辛勤的劳动,生活倒也过得下去。锴桑虽是自小没有父母,但他心地善良,人又长得英俊,在村子里算得上一个能干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有一天,他劳动回来,休息了一会,打算去烧火煮饭。当他走进伙房时,发现火是烧着的。他好生奇怪,又揭开锅一看,热腾腾的饭菜在锅里。他想:恐怕是村里哪位好心的阿妈来帮忙做的,就对自己说,不管是谁做的,现在肚子也饿了,先吃了饭,再去道谢吧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一亮,他就早早起来,一家一家地去问,但是大家都这么说没有去做过。他想,这就怪了,莫非是神仙来帮的忙?自那天以后,他每天晚上劳动回来,饭菜照样是做好了放在锅里摆着的。这是一回什么事呢?他想也想不透。

    一天,他吃罢早饭,就假装去地里干活,却在村边转了一圈,就悄悄溜进家里躲起来。他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可怜他这个孤儿,天天来为他做饭的。

    他等呀等。等到中午没见什么动静,又耐心地等到下午。这时,他忽然听到屋里有响动,忙从篱笆缝里一看,啊,从他养鱼的缸里,钻出来一个美丽的姑娘,这姑娘有长长的头发,红润润的脸盘,走起路来象踏在棉花上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只见她抖掉身上的水,理理头发,就走进灶房去生火,火生好后又去淘米做饭,不一会工夫,饭菜就做好了,做好饭菜,姑娘又把衣服拿来缝补。衣服补好,看看太阳快落山了,她又把饭菜放到锅里热着,让锴桑回来能吃到热饭热菜。

    她做的这些事,锴桑都看在眼里,心里感到热烘烘的。姑娘把东西收拾好。刚要回到缸里,锴桑赶忙跑上前去,把她紧紧抱住。锴桑说:“好心的鱼姑娘啊,请你留下吧!你可怜我这孤儿,来帮我做了这么多事,这些天来,我天天都在问,总不知是谁做的,想不到是你这么关心我,我真舍不得让你离开,你就留在我这里吧,我会使你幸福的!”鱼姑娘害羞得低着头不答话,只是默默地点头表示同意。锴桑高兴得跳起来,连忙摆好饭菜,和鱼姑娘一起吃。他不时偷看鱼女几眼:“啊,她是多么美呀!

    鱼女和锴桑生活了好长时间,但从不提起自己的父母,锴桑也不问,夫妻俩相敬如宾地过日子。锴桑没有鸡和鸭,鱼女从她家里捉了来,没有猪、羊、牛、马,鱼女又从家里赶了来,孤儿的生活变得好过起来了。

    寨里头人的老婆心肠十分狠毒,她看到锴桑鱼女这对恩爱夫妻日子过得很美满,就搬弄是非,要拆散他俩。

    她想出一个坏主意,要头人举行一次“木脑纵”(景颇族歌舞盛会),说她想欢乐欢乐。头人听了她的话,就定下了“木脑纵”的日子。

    到了那一天,各村各寨的人都来参加“木脑纵”,本村的老老小小自然也都去参加,孤儿从来没有参加过“木脑纵”,更不明白人们欢乐的盛况,很想去看看,就回家跟鱼女商量。鱼女对他说:“去吧,你应该到欢乐的地方去看看,但是,必须听我一句话,到了人多的地方,什么样的人都有,众口纷纭、你听话要听真话,别听那些课语讹言。”孤儿说:“好。”鱼女又说。“快去快回,别耽误长了。”锴桑得到妻子答应,就高高兴兴地去了。

    跳“纵歌”的地方,摩拳擦掌,锴桑几乎看傻了眼,他这里瞧瞧,那里看看,这边走走,那边逛逛,也不明白过了多长时间,忽然,头人老婆走到他的身边,对他说:“喂,傻小子,这里比家里有趣多了,对吗?走走走,到我家里去坐坐,大嫂有话要对你讲。”说着把锴桑拉到了她家,他们在客房里坐下,她叫下人摆好饭菜,好好地招待锴桑。

    他们边吃边谈,不一会,头人老婆把锴桑灌得浑浑噩噩的。这时她对锴桑说,“锴桑呀,你这个可怜的孤儿,怎么会被一个女人迷住了。你不明白,你那颗善良的心,被一个妖精骗走了。你女人现在是你的好媳妇,将来她就要把你吃掉啦。我知道得清清楚楚,她是一个妖精,要是你不听我的话,就回去看看她的大腿和脚,有些地方是烂的,有些地方象蛇皮一样,妖精的腿和脚就是这个样子哟!”停了一下,她又说:“你如果听我的话,就把她甩掉,重新找一个比她更漂亮的女人。你只要听我的,我愿意帮你的忙,还可以分你一分土地和财产……我说的是实话,你自己拿主意吧。”

    锴桑被她灌得昏昏沉沉的,脑子里塞满了头人婆娘的挑拔话。回到家里,他绞尽脑汁。一夜没有睡着,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办。最后他想到头人老婆说的烂腿和蛇皮,害怕得很,决定还是要瞧瞧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鱼女正在做饭,错桑走到她身边,一把把她的裙子掀起来。他看了一眼,惊呆了:大腿和脚上有些地方真是烂了,有些地方也象蛇皮,跟头人老婆说的大同小异!媳妇问他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?”他不做声,只是呆呆地坐在一边不言不答。

    歇了一会,他鼓起勇气对鱼女说:“你是什么人?” 鱼女说:“我是什么人,你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指桑说:“不,不明白,你是妖精.你骗了我,我瞎了眼,你走吧,你走吧!”

    这天上飞来的横祸,几乎把鱼女打晕在地,半天,她才说出话来;“不,不,是你受骗了。你去看‘木脑纵’的时候,我就对你说过,不要听别人的坏话,他们要破坏我们美满的生活,他们忌妒我们夫妻的恩爱。你好好想一想,我什么地方抱歉你!”

    错桑想了一阵:“是呀,她悄确是一个好人,头人老婆为什么要说她是妖精呢?然而,她是鱼变的,也可能是妖精,不然,她的脚上为什么会有那些东西呢?头人老婆说的还是有道理。”想来想去,最后他还是相信头人老婆的话,就再也听不进媳妇的话了。他硬着心肠说:“不管怎么说,你还是快走吧,这里不是你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鱼女看看他的样子,知道劝说不住,无如奈何地收拾东西,含着泪走了。

    错桑为了让她尽快离开家,自己好去头人老婆那儿过安逸日子,就把她送到水塘边。

    到了水塘边,鱼女对他说:“你难道不后悔吗?”

    锴桑说:“不后悔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鱼女径直往水里走。当水淹到她的腰部时,她回头问:“你还是不后悔吗?”

    锴桑说:“还是不后悔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水淹到鱼女的胸部时,她又回过头来问,锴桑还是这样回答。水淹到鱼女的脖子时。她又回过头来问:“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了,你永远不后悔吗?”但是,锴桑的口气象石头一样硬。

    鱼女伤透了心,把两个指头塞进嘴里,“嘘——嘘——”地吹了几声口哨,她带来的那些猪、鸡、鸭、马、牛、羊随着口哨声,统统跟着她走进了水塘。

    这下锴桑急了,忙跳进水塘里去拉牛,但是把牛角拉弯了,牛也不回头。他又去拉马,马角被挣脱了,也不愿回头。他再去拉羊,羊七扭八挣的,把角弄得弯弯扭扭的,也还是不愿回头。就这样,全部家畜跟着它的主人走了,锴桑变得一穷二白了。可是他想着更美好的日子在等着他,就直奔头人家,找头人的老婆去了。

    锴桑去到头人家,高兴地把撵走媳妇的事对头人老婆细细说了。头人老婆听了暗自欢喜,她的目的已经达到,就把脸一翻,对错桑说:“你怎么这样愚蠢,我是跟你恶作剧的,再说,你是个孤儿,未入流跟我们住在一起,你还是回去过你的穷酸日子吧!”

    锴桑听到这些话,差一点儿晕死过去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这个时候,他才看到头人老婆的心肠是多么毒辣。

    他绞尽脑汁不该听头人老婆的话,但是已经没有用了。他浑浑噩噩地回到家里,四处一看,往日一个温暖的家,现在是空荡荡的,不禁感到一阵心酸,泪珠象断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掉。他饭也吃不下,水也喝不进,觉也睡不好,天天哭得痛不欲生。 

    他想念鱼女,就走到水塘边哭啊哭,哭个不停,一直哭了七天七夜,这时有个青蛙看到他伤心成这个样子,就走到他身边问道:“哎,大哥哥,你为什么这样伤心?看你这个可怜的样子,一定有什么伤心的事情,能不能告诉我?”锴桑看看青蛙,就把他的伤心事说了一遍。青蛙听后同情地说:“没关系,我可以帮你的忙,让你去和鱼女见面,但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,在我做事时,你千万不要笑。”锴桑满口答应说:“一定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青蛙走到水塘边,鼓起一股劲,把塘里的水吸干了一大半,水塘的水越来越少,青蛙的肚子越来越大,最后吸得露出鱼女的头了,就在这个时候,锴桑见青蛙的肚子象小山一样,觉得很滑稽,就嘻嘻地笑出声来。青蛙被他一逗,禁不住哈哈一笑,就把水全部倒了出来。锴桑一看,鱼女不见了,青蛙也不见了,又伤心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锴桑对着满塘的水,又哭了七天七夜,第八天,又有一只青蛙来到他的旁边,问他为什么要哭。错桑有头有尾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给它,青蛙说:“不难办,你放心,我愿意帮你的忙,但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错桑说:“保证做到,别说是一个,十个、百个我也能做到!”青蛙的条件还是跟前一个一样不能笑。

    青蛙开始吸水了,锴桑在一旁诚心诚意地看着塘子里的水。他见塘水一会比一会少些,不久,水被吸干了,塘底露出了鱼女,她正在家里织包头呢。

    孤儿一会儿冲到鱼女面前,哭得话也说不出来,还是鱼女先开.口问:“你来这里哭什么?不是过得好好的?”孤儿更加哭得厉害,哺哺地诉说着他受骗上当的经过,要求鱼女原谅他,最后说:“求求你跟我回去吧,我今后决不会做这样的蠢事了,今天你随使怎样惩罚我,我都愿意接受。”

    鱼女说:“不行,已经迟了,我又有主人了,不信你去看看。”锴桑朝屋里一看,真的有一个男人在睡觉,这时他懊悔万分。

    鱼女说:“我已经对你说过,叫你别听人家的坏话,可你就是不听,还把我撵走!”锴桑默不做声。鱼女又继续说:“当初我身上有鱼斑和烂疮,那是因为我的身体还不成熟,那时我可怜你是个孤儿,鳏寡孤独,无人照顾,不顾自己身体没有长成,提早到了人间,想不到你后来听了谗言,就变了心。现在我只希望你好好地过日子。不要哭了,后果是你造成的,哭有什么用,只会增加痛苦。念在我俩做了一场夫妻,我没有什么可以送你的,咯,这是织好的包头,你就拿去,做一个纪念吧!”

    锴桑没有叫回鱼女,只好孤零零地回去了。到了家里,死气沉沉的,更加伤心,到第七天就死了。

    他临死时把鱼女给他的包头裹在头上,就变成一只小鸟,天天在水塘边飞来飞去,嘴里不停地叫着:“鱼女、鱼女……”这只小鸟全身都是绿色的,唯独头上的毛是黑色。后代的景颇人为了记住锴桑的教训,就戴上一种用黑、绿两种颜色织成的包头,表示对鱼女的纪念,这就是景颇人最爱戴的卡苦包头的来历。

由于部分文章来自用户发布,或者网络收集,我们无法考证原作者并及时联系。如您认为该文章或内容有侵权,请在发布后与我们取得联系删除。您可以点击网站下方的投诉举报,或者文章内页的举报图标按钮进行举报。我们会及时删除信息。部分用户创作内容可能标记版权信息,如您转载请提前联系并获得书面许可(盖章)。

最近评论

当前评论为精选或存在缓存,点击阅读更多查看最新

empty image

暂无更多数据